神奇的水-純露

純露-大自然的神奇力量

神奇的水-純露

純露是由藥草植物、芳香植物提煉所得的冷凝水溶液。在蒸餾萃取過程中油水會分離,因密度不同,精油會漂浮在上面,水分則沉澱在下面,這些水分就叫純露。純露中除了含有少量精油成分之外,還含有全部植物體內的水溶性物質。它擁有百分之百植物水溶性物質的純露,其所含礦物養分(如單寧酸及類黃酮)是精油所缺乏的。

談到純露就不得不談到水的品質、生命力和療效,因為純露的主要成分就是水。

水在自然界以三種形態存在:固態、液態、氣態;水以極純粹的形式展現原始的力量。科學所說的簡單物質——分子結構為H2O,卻是我們生命不可或缺的元素。

水在自然界以三種形態存在:固態、液態、氣態。具體表現形態為固態包括冰、雪、霜、冰雹;液態包括雲、雨、霧、露;氣態主要是水蒸氣。而在生活中不管您是潛進深海、在湖泊游泳、或是沐浴洗臉,都可以感受到水的生命力。

 

一嗅得萬千世界

有學說認為,地球上的生命最初是在水中出現的。水是所有生物體的重要組成部分。水,無處不在,它既存在我們的身體裡,也存在體外的世界。人體中水占70%;而水母中98%都是水。地球表面有71%被水覆蓋,從空中來看,地球是個藍色的星球。

水是一種敏感的介質,它不僅能容納植勿體內的化學成分,還能儲存植物的細微振動,並將之傳遞給我們。而如今的地球水資源在我們生存的現代備受威脅,越來越多的人無法獲得乾淨的水源,水質的重要性因此更不言可喻。

成年的人體含有 70%的水。至於我們的大腦(這個人體中的超級器官)有90%由水組成。我們在子宮的羊水度過生命之初,而我們的嗅覺與水關係密切,因為嗅覺的演化史可以上溯至地球的原始海洋。人的鼻子是敏銳的。氣味極其變化多端,既無法永久保存、又很難以憑空想象。神經科學家李察‧史提芬遜(Richard Stevenson)形容:「氣味可以帶引出強烈的歷史經驗,可能比聲音和形象更有效。」

早在眼睛和耳朵出現以前,海洋中的第一批生物就通過發送和接收化學信息彼此溝通。嗅覺便誕生於這個過程,至於大腦則是從神經束上的原始嗅覺細胞演化而來。2004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艾克塞(Richard Axel)及巴克(Linda A. Buck)發現人類的嗅覺受體基因大約有1000種。每一個嗅覺細胞上只會表現一種嗅覺受體,每一種嗅覺受體只能被固定幾種氣味分子活化,嗅覺細胞的訊息也只會匯集到嗅球(olfactory bulb,大腦的初級嗅覺中樞)內相同的嗅小球(glomerulus)。藉由「氣味分子-嗅覺受體-嗅覺細胞-嗅小球」的專一性對應,就能將嗅覺細胞對氣味分子的專一性保存下來。雖然人類的嗅覺受體約1000種,但能辨識約一萬種以上的不同氣味。

嗅覺自我們出生時就已擁有,我們對於氣味的探索也是與生俱來,比起視覺還要來得早。嗅覺藉著記憶和想像力,對於這些氣味的經驗形成記憶,與事物產生連結,也就是說,嗅覺細胞是複雜的大腦的前身,而嗅覺細胞最開始的作用可能是為了在原始海洋裡溝通,一嗅便得萬千世界。

Manufacturing process

蒸餾純露芳香

香氣和水是奇妙的組合,它將我們與自己的源頭重新連結。而我們身上還保留了一小部分原始海洋的嗅覺地帶:也就是我們鼻腔上方濕潤的嗅覺黏膜。即便是在陸地上,生物的嗅覺依然必須仰賴水分才能正常發揮作用。我們呼吸的時候會吸進環境中的芳香分子,我們對氣味的感知始於芳香分子觸及嗅覺黏膜組織的細胞,接著訊號會被傳遞到大腦。空氣濕度高的時候,我們的嗅覺特別靈敏。空氣乾燥時,嗅覺黏護會變乾,這時候我們聞到的氣味會減少,這便是為什麼下雨過後大自然的氣味特別濃郁。想想夏日雨後那溫暖、甜蜜又清新的氣味,那交融了花香和土香的氣味!雨滴翻攪了土壤中的顆粒、打溼了植物,當水分蒸發,大地被太陽的熱氣「蒸餾」,大自然的氣味便湧入我們的鼻腔。

水在自然療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。利用水來治療更有悠久的歷史。古希臘和羅馬人就已經知道水具有療癒的能力,水是名符其實的青春之泉。在現代的自然療法中,水療主要運用水的物理特性來治療,水療是利用不同溫度、壓力和溶質含量的水,以不同形式和方法(浸、沖、擦、淋、洗)作用於人體全身或局部進行預防和治療疾病的方法。

純露中的水本身就是一種有效物質。當我們用純露泡腳、熱敷,或將純露製成天然芳香噴霧,當臉部噴霧使用時,我們都能「感受」到水的存在,它嶄新又源自於古老,溫和卻有令人振奮的療效。 這種神奇的療癒之水,為芳療注入新的活力, 擁有重啟身心覺知的力量,幫助我們與生命的本質連結。 

發表評論Submi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