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lf-analysis

第3講:自我剖析 – 站在高處重新審視自己

理解自己,理解世界,打開人生更多可能性。大家好,歡迎來到心靈電臺。

今天的主題是:「自我剖析:站在高處重新審視自己

引入想法只是想法

有一位朋友提問:

和同事朋友親戚相處的過程中,總覺得自己沒話可說,常常話題到我這裡就結束了。有時候想到關心的話,不知道怎麼開口。

沒有非常親近的朋友,聯繫得比較少。在眾人眼裡都沒什麼存在感。

常常覺得很孤單,心裡有很多話,沒有人可以說。

這樣的問題,我幾乎每天都可以收到。要解決這樣的問題,看上去很容易。比如他說:「有時候想到關心的話,不知道怎麼開口」。作為外人你會覺得:「直接開口啊,這有什麼難的!」他說:「沒有朋友,找不到人說話。」你覺得:「你真想找人說話,去找啊,約出來吃飯啊!」你替他著急。但是對他來講真的很難,他說:「你不懂,我真的就是沒辦法開口。」

你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。

我們每個人的腦海裡都有一些關於「做不到」的想法,比如:工作中每次有一些新的挑戰,總覺得自己肯定不行,往後退,看著身邊能夠積極進取的人,很羡慕。可是到我身上,我就會說:我做不到。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機會溜走。

那麼,擋在「做不到」和「能做到」之間的那堵牆到底在哪呢?它真的是能力的問題或者天賦的問題嗎?不是,這堵牆,其實就在我們的頭腦裡。為了推倒這堵牆,你需要掌握一個思維工具。這個工具是一句六字真言,叫做:想法只是想法。

The Blind Man Seeing the Elephant

概念自動化思維

我們上一回提到了認知三角。我們說,頭腦中的想法對我們每個人的行為都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力。其中,最常見的想法叫做自動化思維。

自動化思維,其實就是頭腦中隨時隨地會產生的想法。有時候它是聲音,有時候它是畫面。當你聽到這裡的時候,你可能會想:「到底什麼意思啊?我還是不太理解。」——哎,你頭腦裡的這個聲音,就是這一刻你的自動化思維。

為什麼叫自動化思維呢?自動的意思有兩層,一層是說它很快,是自動觸發的,另一層意思是說,它是一個不自覺的判斷,跳過了大腦的有意識的過程,做出來的判斷。

心理學家卡尼曼把人的思維系統分成兩個部分,一個叫快系統,一個叫慢系統。你在晚上看到一條彎彎的東西,你的第一反應是:是一條蛇嗎?這個反應很快,它屬於快系統。你第一時間就要躲開。緊接著你才開始觀察它,會不會動?具體長什麼樣子?然後你才發現,它不是蛇,是一段繩子。這個反應是後面出來的,它是一個理性判斷的過程,屬於慢系統。

兩種系統有各自的用處,快系統很快,但不準確。慢系統更準確,但是要花時間。當我們遇到危險時,我們優先會使用快系統,説明我們迅速反應,這是重要的求生本能。如果遇到什麼東西都要慢慢看慢慢想,判斷對了再做反應,這樣的人早就被獅子老虎吃掉了。

那麼自動化思維,是屬於快系統還是慢系統呢?

你一定猜到了,它屬於快系統,速度快,但不準確。但其實在我們頭腦當中,這麼一個不準確的判斷,經常變成我們的決策依據。你可能會想,我需要做出更理性的決策,我是不是就需要更準確的決策依據呢?是的,那就需要依靠慢系統,但是它太慢了,容易受到自動化思維的幹擾。

設想一下,在你的大腦裡有一個負責決策的辦公室,裡面有一個很聰明,但是慢性子的老人家,總在慢吞吞地思考。在他身邊還有一個急性子的年輕人。每一刻都忍不住跑來跑去,去打聽四周發生了什麼。時不時地他就說:「報告!外面發生了事情!」「緊急狀況!」「快點!我們現在就要處理!」

但是他太著急了,看到的很多事情都不是真的。

如果這個老人家被年輕人催著走,立刻去做決策,他就可能會犯錯誤。如果他有經驗的話,就會說:「慢一點,你給我的只是一個情報,不一定是真的,先冷靜一下,再做反應。」這時候他們就可能拿到更加全面的資訊。

這就是我們這篇分享要學習的技能。——有一些不緊急的事,我們要學會對自動化思維說:「慢一點!你給我的只是一個想法,不一定是真的。」

automation

闡釋站在高處重新審視自己

現在,我們來看一下前面的問題。有人說:「我找不到朋友說話。」你說:「那你去找啊,約個人出來吃個飯,有什麼難的。」你知道他會怎麼說嗎?他會說:「唉大家都很忙,我找了,人家也不會答應。就算答應了,他也會覺得很奇怪,因為我跟他沒有那麼熟。」之類的吧。

注意,這就是自動化思維。相當於那個急性子的年輕人快速得出了結論,「報告!這條路走不通,這裡全是問題!」正常情況下,應該有人說:「是嗎?我們看一下是不是真的有問題。」但這個年輕人特別厲害,他不停地喊:「有問題!有問題!有問題!」像個報警器一樣。所以決策辦公室說:「好吧,看來是有問題。那我們就不要再走這條路了。」

所以,這個寫信的人,就放棄了主動聯繫別人的動作。但是別忘了,你是為什麼放棄的。當你聽到報警聲的時候,它只是一個尖叫的聲音而已。我們因為這樣的一個聲音就放棄了。我們會不會值得再多想一想?

在一堂正念工作坊課程裡,有一天,老師帶大家做了一個拉伸肌肉的瑜伽姿勢。讓大家維持了一段時間,很快大家就感覺到酸痛,沒力氣。老師問:「如何?是不是堅持不下去了?」大家都點頭。老師說:「這只是你頭腦當中的一個想法。」

「你頭腦當中的想法是:不行了。如果再不改變姿勢,我的身體就要到極限了。——但這不等於說事實上你就不行了,別忘了,這只是你頭腦當中的一個聲音。」

「你的頭腦裡隨時會有各種聲音。它只是其中之一,會在頭腦中持續一段時間而已,有時候會很強烈。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,你有兩種選擇:相信這個聲音,或者不理會這個聲音。」

如果你還記得遇到極限那一刻的感受。你會突然意識到,掌握了一些很不得了的東西。

對啊,可以不理會這個聲音。就維持現在的姿勢,堅持一秒,然後再堅持一秒,再一秒。也許頭腦裡的聲音會越來越暴躁,說「不行了,真的撐不住了」,那又怎麼樣,只要不理它。然後它說:「要死了!」沒事,你知道不會死。

就是不去理會那個自動化思維,或者快系統的聲音。讓它隨便怎麼鬼吼,你就是不理。最後你會發現這個東西很弱的,除了會鬼吼之外什麼也做不了。這時候,你就開始用慢系統工作了。就可以多用一點時間,對那個被否定的方向再想一想,做出理性的判斷。你一邊聽著「不行了,堅持不住了」這樣的聲音,一邊說:「嗯,我聽到了,這是一個想法」。

有研究發現,通過這種練習,很多人堅持一個動作的時間可以延長一倍以上。試著不理會你快系統的聲音,而是用慢系統重新想一想,這就叫做,想法只是想法。而我們要去探索的,是更接近於事實真相的部分,在這種情況下,很多原來認為不可能的事,現在也可以變得有跡可循。

achievemen

練習與自動化思維的聲音共處

在生活當中,我們經常會上自動化思維的當。

這個聲音很急,很快,而且往往充滿了感染力。跟別人打交道的時候,這個聲音說:「完了,他不喜歡你。」工作的時候,這個聲音說:「完了,你做不好,根本不是你能做的。」炒股的時候這個聲音說:「完了,跌了,你會賠到底褲都不剩。」它們在你腦子裡橫行霸道,大吼大叫,而負責做出理智判斷的慢系統呢,被嚇得六神無主,連反抗意識都沒有。所以,不管那個聲音說什麼,我們就只能接受什麼。

可是你想一想,有一天頭腦裡出現了一個聲音說:「完了,你是超人」,那你要把內褲穿在外面嗎?

能多想一想的,就還是多想一想。我不是說,所有自動化思維都應該忽略。如果是遇到危險,需要儘快儘早地做出反應,哪怕有時候是錯誤的判斷,也沒關係,這時候沒有理性判斷的時間,就應該跟著快系統走。

但很多時候,對於那些不緊急不危險的事,我們就不需要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了,最好給慢系統一點時間。尤其是那些「不行」,「不可以」,「我做不到」。它們會讓我們放棄很多嘗試。我知道,它們是一些很逼真的想法。但再逼真的想法,也只是想法而已。

這一課,我們要做的練習是:與自動化思維的聲音共處。

第一步,想像一下你最近最困難的事情是什麼,去想最困難的那一個點。一個非常聚焦的點。它是什麼呢,是你頭腦裡面的一個聲音。例如:我做不到,我開不了口,我真的沒辦法了。這項工作我勝任不了。

第二步,把這個聲音寫下來。它很真實,沒錯,但它只是一個看上去像事實一樣的想法。

第三步,試著對自己反復重複這句話,我做不到,我做不到,我做不到。每重複一次,都告訴自己,這只是一個聲音。不管你有多相信它是事實,都沒關係。只管重複。

好,到這裡就可以了。下一次你再做類似的事情,頭腦裡還會響起這個聲音:「我做不到!」這時候你就會有一個基本的覺察,你知道這個想法又來了。但是你不會那麼容易被它帶跑了,你知道它就是一個聲音,很有感染力。但它也就這樣吧,你聽一聽就好,它也做不了別的怪。你想做什麼,想說什麼,你還是可以做,還是可以說,它不會真的扯住你的手,堵住你的喉嚨。

你就帶著腦海裡的聲音,讓它像一個背景音樂一樣,然後去做你想做的。你就打電話,約朋友出來吃飯。然後那個聲音聲嘶力竭地說:「不可以,他一定會拒絕!一定會看不起你!」沒關係啊,你打你的電話,讓它在那裡吼。吼著吼著,它就弱下去了。那時候你會很慶倖,還好,沒有被這麼個聲音牽著鼻子走。真的,因為在生活當中,我們有很多時候意識不到,是被它給嚇倒了。

結語

很多事我們立刻都可以做到,唯一的障礙就是我們的想法。準確地說,是我們還沒有學會不理會那些想法。當我們學會「想法只是想法」這個六字真言的時候,也許我們生活中的限制會減少很多。

如果您不知道如何從頭開始,請點擊下面連結

延伸閱讀:第一講主題:「不用蠻力,用規律掌握人生」

發表評論Submit a Comment